当前位置:首页 > 重点领域政务信息 >> 基层政务 >> 人事信息

    “这里没我不行!”浒墅关经开区唐菊明:一个垃圾清运车司机的独白


    【信息时间: 2018-05-07 16:59:52   阅读次数:   信息来源:浒墅关经济开发区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
    精瘦利落的唐菊明,是阳山市政公司垃圾清运站的一名司机。他今年53岁,干垃圾清运23年。因为热爱,这个最爱干净的人与这份最脏的活,实现了和解;因为热爱,他坦然地表达“这个站少了我不行”的忧心。

     

    爱能两全

    一份坚持了20多年的工作,会给人留下哪些印记或精神内核?唐菊明说是习惯和热爱。

    上世纪90年中期,当时浒墅关环境卫生管理站的负责人还是唐菊明的大舅子,由于招不到工人,干瓦工又恰会开拖拉机的唐菊明就被拉进环卫站帮助清运垃圾。

    彼时经开区尚未动迁,城市化进程还在萌芽中,垃圾量远没有现在庞大,这份工作看似波澜不惊。然而到2004年后,苏州市最大的安置房小区阳山花苑陆续入住,辖区的商品房小区也不断崛起,经开区的垃圾产量开始迅速增加,唐菊明的工作由此进入了一个全新模式。

    拖拉机运载量已远不能负荷不断生成的垃圾量,环卫站决定改用大卡车装载,唐菊明就去学了驾照。这项新技能为第二年远程清运垃圾提早做了铺垫。2005年,苏州市要求城市垃圾全部清运至七子山垃圾场进行处理,唐菊明正式开启了凌晨开工、与垃圾共处的艰辛清运之路。

    为了将不断涌入压缩站的垃圾及时清运,车队每天凌晨3点开始上工,唐菊明两点多就要起床。怕吵醒爱人,他总是轻手轻脚地起床出门。但爱人马兰珍给予了唐菊明最大的理解和宽容,“外面的事总比家里重要”,即便家里再忙,她也总是挥挥手将唐菊明让到门外。

    成为清运车司机,就意味着不得不与生活中的一些习惯绝缘。比如喝酒这件小事,就要时时克制。新同事沈迎兵说,就在前几日家里亲戚请吃满月酒,桌上都是上好的五粮液,他就只喝了雪碧,“我们每天凌晨3点出车,前一天喝酒第二天发车极可能造成酒驾,到时别说工作丢了,还要抓去坐牢。”

    唐菊明庆幸自己不好抽烟喝酒,也没有特别爱好,但一些人情世故却不得不面对。每逢遇到亲戚朋友操办婚丧嫁娶事宜需出人头帮忙,他便更早一些上工,抓紧出掉两趟车并将第三车装好后奔去亲戚家帮忙,匆匆扒完午饭来不及寒暄,又继续回到清运站将第三车垃圾运往七子山。

    唐菊明总有办法妥善解决工作与生活的冲突。他说,“自己克服一下,家人多点包容,这就是份普通工作。”

    总之,爱能两全。

     

    脏与净的和解

    谁也没有想到,最爱干净的唐菊明,居然与最脏的垃圾清运实现了和解。就算整日往返垃圾堆和垃圾场,唐菊明的衣裤也总是保持爽洁、齐整。唐菊明的车,就像另一个体面的自己。他每天花超过一小时擦车洗车,走在路上车身总是灿然如新。

    去年,车队添了一名新司机,清运队的工作节奏才稍微有了一些转圜。新来的沈迎兵前来报到时正是8月炎夏,“压缩机位附近臭气熏天,苍蝇漫天飞,地上不断有蛆虫从坑里爬上来,我那时根本不敢走近,”让沈迎兵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“那些老员工居然坦然自若地在压缩机前吃早饭”。

    唐菊明就是其中之一。早上最忙的时候,他总是从门卫处小厨房打一碗粥拨几口咸菜,端到压缩机前协调指挥清运车。事实上他也没能吃上几口,于是从压缩机返回到门口小厨房不到50的距离,他匆匆将一碗粥划拉进嘴里,这种狼吞虎咽地进食方式,或也是导致他胃病的根源之一。

    唐菊明眼里容不下脏污,他说这是习惯使然。环卫站无人管理的公厕,他戴上手套一直将手伸到管道下,用钢丝球把陈年老垢全都搓掉,而后每天雷打不动坚持保洁护理,如今瓷白的蹲坑被清洗得光可鉴人,“弄得清清爽爽,大家用起来都舒服。”

     

    少了我不行

    人们常用“地球少了你照样转”来形容个人力量的渺小和价值有限,而唐菊明却总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忧心忡忡,“这里(环卫清运站)少了我不行。”

    正是这种强烈的岗位意识,数年前就连爱人住院开刀,钱菊明仍坚守岗位,一趟没少地完成了当天清运工作。医院催着交纳手术费,他只能觍着脸支了小舅子去。就算到现在,他仍觉得这是个无法更改的选择。“那时候车队一共就三人,每个人出车次数都排满了,我要是请假离开,清运站垃圾堆成山可怎么办?”

    他就是这样放不下心。前几日,缠绵了很久的皮肤病让他下了狠心去医院检查,随后他在医院排队缴费,手机上电话一个接一个打过来,清运站同事向他告急,由于缺了管理清运站协调乱了套,这让身在医院的唐菊明连看病都没了心思。从医院回到阳山快下午5点,清运站已经关门,多数员工都下班了,唐菊明不放心再次回来,把清洗场地好好拾掇了一番,自己看着舒心了才满意地离开。

    附件:
    分享: